<video id="ehteo"></video>
      <video id="ehteo"><form id="ehteo"></form></video>
      <video id="ehteo"></video>
              <video id="ehteo"><noscript id="ehteo"></noscript></video>
            1. 第107章 清凉且避热

              去读书推荐各位书友阅读:离珠第107章 清凉且避热
              (去读书 wap.zigntad.tw)    余绽和阿镝坐在马车里,锤子赶车,寇连则骑了一匹黑马,趁着黄昏时家家都回去晚饭,一行四人悄悄上路。

                  今晚轮着守城的乃是穆瑞带队。

                  一见余绽从马车里笑眯眯地伸手轻摆,穆瑞便明白过来,叹了口气,喝令其他人不得大惊小怪,自己迎了上去。

                  “余娘子一路平安,前程远大?!辈⒉辉俣嗨蹬缘母屑さ幕?,穆瑞只是拱手抱拳,深深施礼,真诚地送上祝福。

                  对于魏县官衙中最是知情识趣、头脑灵活的穆瑞,余绽极有好感,也不下车,噙着微笑,挑着车帘,颔首道:

                  “我听说吴县令已经表奏上去,要提了你做魏县主簿。此事必成。穆主簿,你可好生做官,咱们京城再见了?!?br />
                  若能京城再见,必是穆瑞高升。

                  “多承余娘子吉言?!蹦氯鹨残ψ糯鸹?,然后身子一侧,让开了道路。

                  寇连在马上冲着穆瑞抱拳点头,护卫在马车旁边,蹄声得得,离开魏县。

                  “小娘子,咱们真的这就走了?”

                  “不然呢?”

                  “……也没什么然不然的。婢子就是觉得有点儿舍不得。杜嫂说,再过两天是毛小弟生辰,要给他做糖包吃,还让我也去呢?!?br />
                  “毛小弟就一直姓毛了?”

                  “呃,当然不是,户籍上改了姓杜。不过,杜嫂说了,以后小名儿就叫阿毛。学名说是到了开蒙上学的时候,请吴县令给起……”

                  余绽和阿镝在马车里正说着,忽然后头有马蹄声大作,还有人高喊:

                  “余娘子!余娘子留步!”

                  “咦?好似是周先生?”阿镝笑开了,“婢子就说么,总该有个谁给小娘子送个行!”

                  寇连勒马回头看看,笑道:“若论对小娘子服气崇敬,整个魏县,除了我,大约就是这位周先生最甚。那简直是小娘子说东,他绝对不提南西北,小娘子打狗,他绝对不理鹅鸭鸡……”

                  “你这都什么形容?”余绽哭笑不得,却也只好令锤子先停车,“这周啸天乃是所有来魏县帮忙的大夫里最勤力的一位,见见他,也行?!?br />
                  周啸天是坐堂的大夫,本不擅骑马,何况是一路狂奔?

                  待追了上来时,头上束发的巾子都已经颠散了,龇牙咧嘴地跳下马来,踉跄两步,方调整好仪态,喘匀了气:

                  “孟前辈排宴却没让人去请您,我就觉得不对劲!”

                  余绽挑开车帘,坐在车里看着他,无奈地笑:“不肯大张旗鼓是我的意思?!?br />
                  “我知道,您必是不想跟京城来的那些钦差、太医们碰面!”

                  周啸天一边说一边整理身上的衣衫,然后认真郑重地长揖:

                  “仆周适,家中排行第四,上有长兄支撑祖传家业,下有幼弟承欢父母膝下,且曾发心修道,是以并无妻儿拖累。

                  “仆愿追随余娘子,精研医道,造福世间。若能事余娘子以师礼,仆此生无憾!”

                  余绽主仆四个人都张大了嘴呆住。

                  “我,我才十五岁……可你,你都三十多了吧……”

                  “所谓闻道有先后,术业有专攻。余娘子一身医术远胜于我,我如何不能拜你为师?只因为年龄?!”

                  周啸天极度兴奋,整个人都泛起了微微的红色。

                  其他人无语地看着他,不知道该说些什么才好。

                  “呃,嗯,我,我们该走了。周先生,要不你先回去,等到恰当的时机……”

                  余绽非常艰难且明确地敷衍并推辞着。

                  几乎要手舞足蹈起来的周啸天呆了一呆,眨眨眼,才想明白了她话里的含义,顿时沮丧起来:

                  “余娘子,我知道,目前来说,我对您毫无用处……”

                  他的话还未完,余绽忽然眉尖一动,抬手挡在了他的面前,示意他噤声。自己则微微蹙眉,扭脸朝北方望去。

                  阿镝和寇连下意识地对望了一眼。

                  “小娘子……”

                  “朝廷的人来了。我们走?!?br />
                  余绽当机立断放下了车帘,用力在车里踏了踏脚。

                  条件反射一般,锤子手里的马鞭抬起落下,抽在了马屁股上。

                  马儿轻轻一声嘶喊,往前走去。

                  “余娘子,那,那我……”周啸天被扔在了当场,哭丧着脸,进退两难。

                  始终没有下马的寇连兜住缰绳,围着周啸天转了一圈,弯腰朝他挤了挤眼,低声笑道:

                  “你先赶紧回去魏县让吴县令准备迎接两位王爷钦差,然后偷偷溜去京城找我们就是。

                  “到时候你举目无亲、投靠无着,小娘子那样的人,难道还能眼瞧着你饿死不成?”

                  周啸天眼光大亮,一拳砸在手心:“就是这样!好好!多谢寇贤弟!我这就先回去通知吴县令!”

                  扳着马鞍,费力地爬上去,歪歪斜斜地朝着魏县县城跑了。

                  “寇连,自作主张这种事,下不为例啊?!?br />
                  余绽淡淡的声音从马车车厢里轻飘飘地荡了出来,寒意十足。

                  “就知道瞒不过小娘子?!笨芰俸俚匦?。

                  马车里,已经有些坐不住的阿镝眼睛都快绿了:“小娘子,您是说莲王他们就在前头?!”

                  “就算他离着你只有十步远,你觉得你看得到他的脸么?”余绽又好气又好笑。

                  阿镝瞬间打蔫:“隔着百八十护卫,怎么看啊……”

                  正是夕阳西下的时节。

                  官道上除了余绽一行,并无他人赶路。

                  走不到一会儿,就见前头烟尘滚滚,显然有大队人马正在缓缓行进。

                  “靠边走,不要停,只当不认得那是什么人?!?br />
                  余绽吩咐道。

                  紧张得手心冒汗的锤子干巴巴地答应了一声,小声问道:“小娘子,这条路必过魏县。钦差王爷若是要查咱们,怎么办?”

                  “不消你管?!笨芰涌冢骸坝腥宋驶?,我来答?!?br />
                  锤子松了口气。

                  亲王的仪仗近在眼前。

                  果然,有人高声喝问:“前面可是魏县?你等是什么人?”

                  寇连不慌不忙地勒马提气:“前面正是魏县县城。我等乃是襄助的大夫。如今魏县疫情已解,我等告辞归去?!?br />
                  并无一字谎言。

                  “如此,辛苦了。请先过去?!倍悦嫠祷暗娜思欣?。

                  锤子满面敬佩地看着寇连。

                  “岂敢。多谢?!笨芰槐安豢涸偃恿怂母鲎殖鋈?,护卫在余绽的马车旁边,大摇大摆地与钦差仪仗擦肩而过,扬长而去。

                  “怎么也没问问是哪家的大夫?回头也好跟陛下上书,好生旌表一番?”一个温和斯文的声音软软响起。

                  接着,便是南虢慢条斯理的解释:“县衙自然有名单的。这些老大夫们性格古怪,咱们赶着进魏县,还是不要节外生枝的好?!?br />
                  阅读网址:m.

                  去读书 wap.zigntad.tw
             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,请按CTRL+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,以便以后接着观看!

              如果您喜欢,请点击这里把《离珠》加入书架,方便以后阅读离珠最新章节更新连载
              如果你对《离珠》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,请 点击这里 发表。

              2019年66期的今期必中 丹棱县| 香港| 贞丰县| 嵊州市| 岐山县| 碌曲县| 西畴县| 镇原县| 南充市| 定安县| 乌海市| 晴隆县| 万年县| 古浪县| 砀山县| 玉溪市| 广安市| 高尔夫| 景宁| 和龙市| 永登县| 荆州市| 临潭县| 沧州市| 灵武市| 秦皇岛市| http://zfh702.co 韩城市| 武夷山市| 明溪县| 临朐县| 尚志市| 晋中市| 获嘉县| 平乡县| 武乡县| 江山市| 五指山市| 隆回县| 磐安县| 通州市| 抚顺市| 昌吉市| 集贤县| 佛山市| 惠水县| 普洱| 石家庄市| 调兵山市| 石门县| 东宁县| 普定县| 图木舒克市| 冕宁县| 柳州市| 修武县| http://www.cfmqtd.cn 台山市| 靖边县| 长丰县| 东莞市| 本溪| 崇州市| 子长县| 密云县| 灌南县| 湖南省| 三门县| 岢岚县| 宜都市| 昌宁县| 富裕县| 连城县| 淄博市| 盐城市| 阿克| 永清县| 樟树市| 黑河市| 鲁甸县| 墨竹工卡县| 高唐县| 庆城县| 霍州市| 广平县| 黑河市| 富源县| 合江县| 招远市| 东安县| 沂源县| http://www.rmc919.cn 盖州市| 沅江市| 保定市| 赫章县| 乌鲁木齐县| 台前县| 合作市| 九江市| 库尔勒市| 拉萨市| 临湘市| 富裕县| 华容县| 波密县| 吕梁市| 岳池县| 东山县| 易门县| 玉田县| 浏阳市| 邹城市| 桑植县| 阳朔县| 北碚区| 遂川县| 九龙县| 黑河市| 北流市| 科技| http://lzndob.cn 山东省| 嘉义县| 台安县| 文成县| 新竹县| 新绛县| 黔南| 靖边县| 瑞丽市| 伊吾县| 嘉祥县| 西吉县| 南康市| 漠河县| 华安县| 黄石市| 崇文区| 宜兴市| 清水县| 托里县| 湄潭县| 台安县| 安塞县| 防城港市| 临桂县| 阳信县| 盐城市| 体育| 垦利县| http://dsj408.cn 伊宁市| 维西| 泊头市| 黎城县| 长子县| 香港| 绥化市| 弥渡县| 永德县| 锦屏县| 肇源县| 芜湖市| 诸暨市| 军事| 洪江市| 廊坊市| 博客| 云和县| 噶尔县| 来凤县| 奇台县| 姚安县| 名山县| 南和县| 乌鲁木齐市| 榆中县| 张家港市| 泗水县| http://www.qzp884.cn 甘德县| 永寿县| 鹤庆县| 云和县| 股票| 巧家县| 化州市| 太保市| 静宁县| 西宁市| 大埔区| 屏东市| 本溪| 松溪县| 勐海县| 偏关县| 密山市|